作者:来源:经济日报

单位团餐:餐饮浪费问题解决了吗?

单位团餐:餐饮浪费问题解决了吗?

黄金城 报导:

不少企事业单位都将自己的食堂外包出去,为员工提供团餐。在团餐中如何厉行节约,抵制浪费?记者近日前往几家企事业单位进行了实地调查。

9月3日中午,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的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食堂。在取餐处上方,一条约10米长的横幅率先映入眼帘,上面写着,“拒绝舌尖上的浪费,光盘一族你我同行”。

就餐者能否做到“光盘”呢?记者在餐具回收处一角观察统计,发现在5分钟内,共有22个人前来归还餐盘,其中15人几乎光盘,5人剩了少量主食,2人菜和主食均有少量剩余。正在忙着给大家收拾清理餐盘的朱师傅告诉记者:“现在大家剩的饭菜越来越少,都吃得挺干净的。”

该餐厅的承包方北京中自百佳技术服务有限公司餐饮事务负责人侯兆艳告诉记者,他们每天会精确统计用餐人数,据此核定出菜数量,在供应端最大化减少浪费。同时,在菜品加工上,也会兼顾营养和节约,比如把做豆浆的豆渣做成美味的豆渣饼,或者添加到一些热菜里。再比如把芹菜叶做成早餐爽口的凉拌菜,既节约了食材,也颇受大家欢迎。“我们在正常工作日中午时间段要提供约1550人次的餐食,现在每天的厨余垃圾越来越少。以前,每天的餐厨垃圾能装满3个120升的大桶,现在则是两桶多一点。”侯兆艳说。

抓好思想教育工作也是制止餐饮浪费的重要方式。据了解,中科院自动化所党委专门向员工发出“坚决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倡议书,让党员带头厉行勤俭节约,同时还利用多种渠道张贴标语,做好宣传提示。采访中,记者看见一个小伙子将几个连汤汁都不剩的完美“光盘”送到了回收处,便询问他对节约粮食的看法。小伙话不多,只说了一句:“每个人都节约一点,就会节约很多。”

目前,还有不少企事业单位职工选择吃盒饭,这种餐饮方式浪费情况如何?9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北京市海淀区某信息技术企业走访。记者赶到时,发现回收处已经摆放了10个吃完的餐盒。记者翻看餐盒发现,10个里面只有2个实现“光盘”,4个剩菜较多,4个剩下一些主食和粗粮。“因为盒饭菜品和菜量都是固定的,有时真的是吃不下,或者某个菜吃不惯。”一位员工告诉记者,现在餐厅也作了些调整,比如之前每个盒饭都有馒头和粗粮,现在可以提前打电话取消,食堂就不会放了。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单位团餐中,盒饭的浪费程度明显高于堂食,这跟无法选择菜品和菜量,以及独立进食缺少监督有很大关系。有人建议盒饭应根据个人口味和饭量进一步提升定制化程度,同时创新方法加强监督管理。此外,在堂食中也要尽量多提供小份菜,避免打两份吃不完,打一份吃不好。

黄金城 下期再见。

炒币炒鞋炒盲盒……成潮流 小心被“割韭菜”

炒币炒鞋炒盲盒……成潮流 小心被“割韭菜”

黄金城 报导:

“80后”炒股、“90后”炒币、“00后”炒鞋、“10后”炒盲盒……时下“万物皆可炒”似乎成了一种潮流,球鞋、服饰、玩具等商品均成为投机者热捧的对象,不少年轻消费者更是在所谓几十倍甚至几百倍涨幅的诱惑下进场,期待实现一夜暴富的神话。

然而,真实情况却是,一大批“接盘侠”成了被收割的“韭菜”。不仅大学生炒鞋惨遭“割韭菜”的新闻不绝于耳,以“炒鞋”而为公众所熟知的得物APP更是因屡被投诉售假货猫腻多,被中消协点名。

对此,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从商品本身的属性来看,球鞋、服饰、玩具属于日常消耗品,并不像股票、期货等具有很强的金融属性。例如,年轻人热衷的“品牌鞋帽”等商品,归根结底只能满足人们的日常使用,虽然会因稀缺性、流动性等原因在短期内出现价格波动,但消耗快、更新频率高等因素也会使其大幅贬值,只有极少的商品会因为历史、特殊文化印记等原因出现保值功能。

事实上,在“炒货”风潮背后往往有一个完整的、隐匿的利益链条,消费者要避免盲目跟风,不然只会成为被收割的“韭菜”。

“不以消费为目的,而是为获得高投资回报的炒作某些商品的行为,其出发点就错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甄新伟表示,部分投机者以“一夜暴富”“高回报”等为噱头,以“粉丝经济”为掩饰,利用线上社交群宣传推波助澜,甚至为参与者提供在线贷款放大杠杆。这种行为,名为“炒货”,实则是一种过度金融化的表现,往往会让金融风险意识不强的年轻消费者中招。

“‘炒货’这一行为已突破信息对称下公平市场交易的范围,这背后存在品牌方、资本方、二级市场交易APP和炒货客等多方共同组成的利益链条。品牌方通过饥饿营销限制商品供应量,资本方利用供需不平衡囤积居奇,交易平台打着快捷方便的旗号设置即买即卖平台,炒货客团体则入局控制商品价格短期波动,吸引散客去抢购商品,而最终被‘割韭菜’的正是心存幻想的散客们。”盘和林说。

业内专家表示,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与金融监管部门应针对“万物皆可炒”现象强化监督管理。盘和林建议,相关部门要全面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强对互联网炒货平台的监管和风险识别,遏制恶意炒作的不良之风。同时,要对盲目参与炒作的群体加强风险宣传教育,引导其树立正确的投资观和消费观。此外,各市场主体也应回归理性,摒弃短期套利幻想,避免被别有用心的投机分子利用。

甄新伟认为,对于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或者金融监管部门来说,要加强金融风险教育普及和提示,尤其是让年轻人具备基本的金融风险识别能力,不要参与这样的“炒货行为”。同时,应重点打击炒货利益链,提早取缔炒货平台及融资服务平台。最后,积极引导社会闲置资金,进入受监管的金融机构理财平台或渠道,维护良好金融秩序。

黄金城 下期再见。

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提速多方受惠,涉及居民近700万户

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提速多方受惠,涉及居民近700万户

黄金城 报导:

今年,我国计划改造城镇老旧小区3.9万个,涉及居民近700万户,比去年增加1倍,改造力度进一步加大。此举既能改善居民居住条件,增加人民群众获得感;又能扩大内需稳增长,拉动相关产业,起到“四两拨千斤”作用。不过,目前除加装电梯、配建停车场、物业管理等项目外,旧房改造大多难以获得直接经济效益,因而推动难度较大,需多方筹措资金——

“老破小”将迎来新变化。日前,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会同有关部门,加大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力度,推动惠民生、扩内需。今年各地计划改造城镇老旧小区3.9万个,涉及居民近700万户,比去年增加1倍,重点是2000年底前建成的住宅区。

专家表示,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既能改善居民居住条件,增加人民群众获得感,又能扩大内需稳增长,拉动相关产业发展,是一项一举多得的举措。

年投资贡献额可达1万亿元

房屋老旧、道路狭窄、设施老化、生活环境恶劣……目前,我国城市中存在大量建成时间较长的住宅小区,由于年代久远、设计滞后,已经成为小区居民共同的烦心事,也给城市管理带来不小难题。

“与更早年份建成的一些老旧建筑或城市棚户区相比,上世纪90年代前后建成的居住小区尚达不到危旧拆除标准。”西南财经大学教授刘璐表示,如果像“棚改”那样对这类小区大拆大建,既浪费社会资源,又会增加各级财政负担。

受疫情冲击,今年一季度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较快。加大老旧小区改造力度拉动投资,是提振经济的强有力政策工具。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说:“当前‘棚改’货币化处于收尾阶段,房地产投资额出现较大下滑,而老旧小区改造可以激发投资活力。”

在刘璐看来,与“棚改”大拆大建相比,“旧改”更像是绣花式的城市管理方式。从资金使用效果来说,“旧改”可以“四两拨千斤”。

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摸排,全国共有老旧社区17万个,涉及上亿人,约4200万户,建筑面积约40亿平方米。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测算,老旧小区改造市场空间或达5万亿元。招商证券预计,若按5年改造期计算,预计每年可贡献1万多亿元投资额。

“除了产生直接投资,‘旧改’对居民二次装修、家具家电消费以及水泥、钢铁等建材也有潜在带动作用。”刘璐说。

更关注民生“痛点”

与“棚改”货币化安置或实物安置不同,老旧小区改造主要是对社区落后的配套设施加以改善。目前,全国需改造的城镇老旧小区涉及居民上亿人,面广量大,如何把握好老旧小区改造内容?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黄艳介绍,老旧小区改造内容目前初步分为3大类。一是保基本的配套设施。比如与居民生活直接相关的水、电、气、路等市政基础设施维修完善,以及加装电梯、垃圾分类设施配套等。二是在保基本的基础上,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在改造中建设公共活动场地,配建停车场、活动室、物业用房等。三是进一步完善社区的养老、抚幼、文化室、医疗、助餐、家政、便利店等设施及公共服务。

“考虑到地区差异较大,各省区市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和需求来确定城市或者社区改造内容清单。”黄艳说。

从目前情况看,各地除了对老旧小区外立面翻新、主体加固等常规操作,加装电梯成为主要亮点。刘璐表示,由于老旧小区多是7层左右的多层建筑,老年人群上下楼十分不便,加装电梯成为刚需。但是,由此产生的高楼层与低楼层业主之间的矛盾、费用分摊等问题,也需要各地从制度层面创新与突破。

国务院常务会议特别强调,按照居民意愿,重点改造完善配套设施,提升社区养老、托育等公共服务水平。这意味着新一轮老旧小区改造更关注民生“痛点”。

除了硬件,老旧小区还存在软件上的不足。一些小区改造完成后,由于缺乏有效管理,时间一长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老旧小区在软件方面面临的可持续性问题更大。”刘璐说,很多老旧小区没有物业用房,也不收取物业费,要持续地提供类似新建小区那样的物业服务比较困难。

谢逸枫建议,老旧小区改造后,要聘请物业公司管理,同时要引入一系列智能系统化管理体系,也可以发动业主成立自治的物业组织。

“试点城市的实践证明,城镇老旧小区改造花钱不多,惠及面广,不仅帮助居民改善了基本居住条件,切实增强了人民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也是扩大投资激发内需的重要举措。”黄艳说。

核心问题是“资金难”

2015年12月份,中央城市工作会议首次提出加快老旧小区改造。2017年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厦门、广州等15个城市启动了城镇老旧小区改造试点。2019年,各地改造城镇老旧小区1.9万个,涉及居民352万户。

老旧小区改造并非政府“独唱”,要创新体制机制,吸引各种力量参与“大合唱”,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资金难”。

“老旧小区改造首先要解决资金问题,仅靠地方财政补贴,老旧小区改造很难成功。”谢逸枫说。

与棚户区改造相比,旧房改造推动难度较大,部分改造项目需要老百姓出钱,且改造后获得的直接经济收益不大。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房地产行业主管分析师赵可表示,偏低的收益率水平加大了旧改项目融资难度,主要项目内容难以获得收益。

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各地要统筹负责,建立政府与居民、社会力量合理共担改造资金的机制。黄艳透露,2019年以来,有关部门一直在推动地方创新改造方式和资金筹措机制,采取“居民出一点、社会支持一点、财政补助一点”等多渠道筹集改造资金。

以河北省为例,改造资金主要来源于市、县两级财政,约112.3亿元,占比87%;市政专营单位、居民个人可筹集、小区原产权单位分别约为6.5亿元、5.6亿元和5.2亿元,占比为5%、4%和4%。

“可根据情况,将政府投入资金和居民资金合理划分。政府投入资金可以更偏向于小区公共空间和公共基础设施的投入。”刘璐说。

谢逸枫建议,可以考虑引入第三方资金,通过银行低息贷款形式借贷给房企,为参与改造的房企寻找有效、可复制盈利模式,从而实现良性循环;也可以考虑引入民间资本,包括保险、信托资金等。

黄艳表示,下一步,住建部将积极创新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投融资机制,运用市场化方式吸引社会力量参与。

目前,中央尚未出台明确政策。业内人士认为,老旧小区改造专项债可能是重要工具。此前,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表示,将适当优化投向、适当扩大专项债券使用范围,增加城镇老旧小区改造领域。

专家预计,随着各类社会资本导入,老旧小区改造节奏会加快,尤其是部分开发商可转型为老旧小区改造商。

黄金城 下期再见。

Theme: Overlay by Kaira 棋牌游戏送礼金
棋牌游戏送礼金
黄金城网址_黄金城棋牌app_新黄金城hjc